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31省份资金总量10年变化:广东第一 西藏贵州增速快
2020年08月04日 09:24 来源:第一财经

  31省份资金总量10年变化:广东总量第一,西藏贵州增速快

  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或者叫“资金总量”,是一个地区经济运行的结果,资金总量的变化反应的是区域经济的发展变迁。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31个省份十年间(2009年-2019年)的资金总量变化的统计梳理发现,10年来资金总量增长最快的10个省份分别是西藏、贵州、江西、安徽、湖南、河南、重庆、新疆、湖北和甘肃,全部位于中西部地区,其中长江中上游省份尤为突出。在总量方面,2019年,前十名省份依次是广东、北京、江苏、上海、浙江、山东、四川、河北、河南、辽宁。

十年来各省份资金总量变化(单位:亿元)

  广东总量第一

  相比2009年,资金总量TOP3的省份没有发生变化,仍是广东、北京和江苏。这其中,2019年,广东资金总量达到了232458亿元,也是唯一一个突破20万亿的省份。增速上看,10年来,广东资金总量增长了2.34倍,在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中高居榜首。

  广东资金总量高居榜首,并且保持较快的增速,与该省转型升级较早有关。经过多年的努力,广东尤其是珠三角的产业转型升级成效逐渐显现。从各城市的发展来看,深圳的表现尤为亮眼。数据显示,深圳2009年资金总量不到1.7万亿,至2019年已经达到了8.39万亿,增加了4倍。

  深圳资金总量增长快,与该市的高新产业、新兴产业快速发展有关。深圳是我国高新技术产业最发达的城市之一。2019年深圳新增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700多家,总量超过1.7万家。近年来,很多高新企业加速资产证券化,实现IPO,发展特别快,进而带动资金总量快速增长。

  从近年来深圳的发展轨迹来看,进入新世纪以后,相比很多城市依靠投资驱动,深圳这种以创新驱动的布局后劲十足,尤其是当有了质量之后的速度出现时,深圳的新优势体现得更加明显。

  深圳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谭刚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深圳逐渐走向以科技创新驱动为主的道路,到后来高新产业的贡献度越来越高。尤其是诞生了包括华为、腾讯等一大批知名顶尖企业,对整个经济的拉动影响特别明显。深圳走了一条与自身资源禀赋相匹配的发展路径,同时又抓住电子信息产业的空间,在全球产业链中找到合适的位置。

  另一方面,广东资金增长快,也跟广东近年来人口快速增长有关。尤其是,近年来京沪两个超一线城市加快疏解非核心功能。但同为一线城市,广深各自人口规模不到1500万人,还有较大发展空间,落户门槛也较低。在这种情况下,有不少人口从京沪转移到广深。人才的转移也带动了资金与产业的变化。

  广东之后,北京以1.71万亿的资金总量位居第二,比2009年增长了2倍。江苏以1.5万亿位居第三。在资金总量上,广东比江苏多了79621亿元,接近于第七名的四川。这三省份之外,上海、浙江、山东、四川、河北、河南、辽宁位居前也位居前十。

  增速:西藏第一 长江中游发展快

  从增速来看,十年来,有21个省份资金总量增长超过2倍(含2倍)。有4个省份增长超过了4倍,分别是西藏、贵州、江西和安徽。其中西藏以增长3.84倍高居第一,贵州也达到了3.61倍。

  这两省份资金增速快,虽有原先基数较小的因素,但更大程度上与区域经济发展快速有关。以贵州为例,西部大开发20年来,贵州GDP增速在西部各省份中领跑。其中,在进入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贵州经济可谓突飞猛进。2010年10月26日,贵州召开史上第一次工业发展大会,推出“工业强省”战略。同年12月26日,108家央企投资贵州47个项目,总投资达2929亿元。

  在工业强省的同时,近年来贵州强力推进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行动。尤其是自2014年启动大数据发展战略以来,贵州在推动产业转型发展、社会治理重构等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

  在西藏和贵州这两个省份之后,中部的江西和安徽10年增长倍数也超过了3,增速分列三、四位,加上位居第五的湖南,长江中游地区的增资增长势头十分迅猛。从地理区位上看,这些地方紧挨着珠三角、长三角发达地区,近几年与珠三角、长三角发达地区的分工协作日益紧密,珠三角、江浙沪等发达地区的不少产业也都转移到这里,加上水资源、劳动力等方面的优势,经济也随之快速发展。

  在江西,7月31日,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江西蓝皮书:江西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20)》。蓝皮书指出,连续六年江西主要经济指标增速稳居全国第一方阵。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肖鹞飞对第一财经分析,近年来江西承接了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大量产业转移落地,包括机电、服装等产业大量落户江西,所以外贸进出口增长很快。

  在安徽,近几年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江浙沪的很多产业也都转移到这里。根据安徽省合作办的数据,今年前五月,沪苏浙来皖投资在建亿元以上项目1905个,实际到位资金2402.3亿元,同比增长8.1%;占全省比重50.8%,同比提升2.4个百分点。

  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当前包括安徽、江西等中部省份仍处于快速工业化阶段,固定资产投资量比较大,因此增速也比较快。相比之下,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一些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省份,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本身的基数也比较大,因此增速相对也会慢一些。

  实际上,除了江西、安徽和湖南,河南和湖北的资金总量增速也位居前十,整体上,中部地区的增长较东部和西部都更为突出。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东部沿海发达省份土地、人力等要素成本抬升,相比之下,中部土地资源多、劳动力充足。西部地区发展面临着人才不足以及生态保护任务较重的问题,相比西部,中部的综合条件更好一些。因此总体来看,东部和西部经济发展的一些障碍和短板,在中部都可以得到解决。

  另一方面,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尤其是高铁的发展,中部几省到长三角、珠三角的联系更加紧密,也方便承接产业的转移。比如,随着武广高铁开通,湖南到珠三角的路程大为缩短,湖南就成为珠三角不少产业转移布局的首选,湖南的工业以及区域经济快速发展。

  相比之下,十年来资金增速后五位省份分别是山西、黑龙江、辽宁、内蒙古和天津。主要集中在东北、华北地区,这些地方产业结构上以重化工业为主,2013年以来能源价格下行,这些地方经济发展也面临着较大的下行压力,资金的增长也较为缓慢。比如,这些年东北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以基础工业部门尤其是能源原材料为主,很多基础工业出现发展停滞甚至衰退,这对东北的经济形势影响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