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女星雪莉,能否用生命换来韩国网络的“清净”?
2019年10月17日 16:19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

  25岁的女星雪莉,能否用生命换来韩国网络的“清净”?

  如果我们能少些恶意,多些善意

  作者:刘淙、何路曼

  2019年10月14日,韩国娱乐圈再次迎来了黑色的一天。

  以甜美、单纯的形象出道,被称为“人间水蜜桃”的韩国歌手兼演员雪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她才只有25岁,正是“盛开”的年纪。

  生前,雪莉因为个人情感问题和生活方式等,一直饱受争议,网友对她的“恶评”也从未停止过。

  雪莉之死,引起了韩国各界对网络暴力的再一次重视,多名议员提案设立“雪莉法”,呼吁禁止恶意评论。

  是什么“杀”死了她?

  雪莉的经纪人在向警方陈述时,传达了她患有严重抑郁症的情况。

  警方对其进行尸检的结果显示,未发现他杀嫌疑。

  如果说,雪莉因抑郁症自杀的结论被证实,那导致其抑郁症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恐怕和网络暴力脱不了关系。

  雪莉事件一出,韩国网友们纷纷在青瓦台连续发帖请愿。希望处罚“对雪莉进行网络暴力导致她死亡”的人,并提倡实行网络实名制。

  “恶评”一词,也纷纷成为韩国各大媒体新闻的关键词。

  民众的声音也终于传到了政界。

  韩国多名议员提案设立“雪莉法”,禁止恶意留言。

  一名议员代表指出,以“雪莉之死”为契机,正在展开制定恶意回帖防止法的运动。

  他认为,“雪莉之死无异于社会他杀”。恶意回帖在不同层面上已经产生了很多副作用。

  同时他还敦促,包括国会科学技术信息广播通信委员会在内的相关委员会,应立即对相关法律进行审议。

  此外,世界路文化艺术联合会、No.1演艺人足球队、韩国演艺信息工会、韩国劳总、公务员劳总等100多个团体,以及有过恶意留言经历的艺人等200多人,自发参与了该行动。发起仪式将于12月初,在韩国国会宪政纪念馆大讲堂举行。

  韩国演艺经纪协会也表示,对于恶意留言,将向调查机构进行委托并采取法律措施,从而能够从根本上使恶意留言收到严重处罚并根除这种现象。

  原来,“雪莉”不止有一个

  2007年1月,演员出身的韩国歌手U-Nee在家自杀身亡,震惊了韩国娱乐圈。

  她没有留下任何遗言,而据U-Nee的家人透露,U-Nee一直被网民的恶性评论所困扰,显现过一些抑郁症的症状。

  2005年,如果点击进入关于U-Nee的娱乐新闻,下面的留言板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她的恶意攻击。

  2008年,韩国模特兼演员金智厚,也走上了不归路。

  同样也是因为网络恶言攻击,而患有抑郁症。

  2008年10月2日,韩国演员崔真实在浴室上吊自杀。

  她死前曾向母亲说道:“我对这个世界的人都很失望,什么高利贷啊,都与我无关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都来折磨我?”

  就像崔真实一样,这些因网络暴力及舆论而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或许生前都问过自己,“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

  你的一句话,可能会杀死一个人

  据韩国警察厅统计,2017年接到关于网络名誉损毁、网络侮辱犯罪报案件数为13348件,相较于2012年的5684件大幅上升。

  法国教育部2013年的一项调查称,有18%的初中生曾收到来自互联网、手机短信的侮辱性信息,这一数字在两年内增长了5%。这份调查指出,遭遇过网络欺凌的年轻人,更容易产生轻生的念头,自杀的倾向比其他人高出3.17倍。

  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的一份调查显示,每10个网民中就有4人遭遇过某种形式的网络骚扰,近五分之一互联网用户遭遇过严重的网络暴力。

  网络暴力这把“如同消音的枪”,所造成的危害远比想象的更加严重。

  直到几天前,雪莉用自己的死,再一次唤起了大家对网络暴力的重视。

  如果我们能少些恶意,多些善意

  恶评是杀人,责任伴随自由——这是韩国人气男团BIGBANG的成员T.O.P在雪莉事件后,在个人SNS发表的文字。

  各种消息在网络世界中广泛且快速传播,在加倍我们快乐和享受的同时,也“危险重重”。

  如若我们希望享受网络的自由,就也应该承担起言论的责任。

  著名学者汉娜·阿伦特曾提出“平庸之恶”概念,即对显而易见的恶行,不加以阻止,甚至从众参与。而网络暴力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平庸之恶”。

  单独地看某个具体的网络暴力参与者,他远非“恶贯满盈”,但当点滴语言叠加起来,就会呈现出巨大的破坏性。

  要治好网络暴力的顽疾,远非出台一部法律那么简单,更多的措施还需瞄准人们的内心,根治心疾。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