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倒煤”人的除夕之夜:做好随时快速接卸车准备
2019年02月12日 11:29 来源:中新网山东

  中新网山东新闻2月11日电(王斐)大年三十,当人们举家团圆、欢度佳节之时,总有些平凡的身影忙碌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除夕之夜,记者来到齐鲁石化第二化肥厂原料车间,见到了这么一些人。

  操作室里就两个人,“下午来了45节车,我们班三个抓斗、两台装载机、动力输煤控制室两个人、原料输煤控制室两个人,现在都在现场,卸车的卸车,上煤的上煤。”当班班长张明江向记者解释,还不忘调侃一下自己。“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把煤从火车上卸下来,倒进煤仓里,再按生产需要,把煤仓里的煤送进装置里。可以说,我们就是“倒煤”的。”

  来到煤仓,迎面就是小山一样的煤堆,仰起头,一个大抓斗从上面落下,深深地插入煤堆,两爪合拢、提起,满满一抓斗煤就被带去另一个煤堆。爬上行车,小而昏暗的驾驶舱里除了行车工仅能再容下一个人蜷坐在角落里。“这叫倒堆,就是把卸下来的煤移到里面去,外面空出来好继续卸车。”行车工范志刚边熟练地操作边说。45车煤有2000多吨,一抓斗大约2吨,仅仅是倒堆就需要1000多抓。“平时基本上就是除了吃饭,7个小时都在上面。今天来车多,晚上的饺子都是班长送上来吃的。”范志刚用下巴指了指旁边挂着的塑料袋,里面是几个吃剩的饺子。

  “久坐,还要低头看下面抓斗,颈椎、肩膀再就是腰椎,他们多多少少都落下点职业病。”从行车上下来,张明江指了指忙碌的三部行车说。

  “张班长,请到3号皮带间来一下。”正说着,报话机响了,“什么事?”“皮带有点儿跑偏,我一个人调不了,你过来搭把手。”“马上到!”

  悠长深邃的皮带间里,左右两根皮带正在运行,将煤输送到装置的料斗中去。“这里!”远远的一个身影招呼着。“那是老李,李绍德,是我们班年纪最大的,今年7月就退休了。”简单介绍完,张明江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和李绍德一起调整皮带滚筒。不一会儿,运行声中夹杂的刺耳尖叫声就消失了。“冬天天气冷,煤比较湿,容易不上量。我们是一个小时巡检一次,主要检查皮带、滚筒、下料槽,有问题就抓紧调整。”老师傅李绍德戴着防尘口罩,说起话来瓮声瓮气。1980年,上山下乡回来的李绍德就在第二化肥厂工作,一待就是39年,这是他最后一次年三十值班,“要退休了,心里很不舍得,很不是滋味。”抚摸着皮带机钢架,李绍德眼中满是不舍。

  从皮带间出来,迎面碰上车间副主任赵来松,他今晚值班,特地跑到煤仓看看卸车情况。“现在是春节期间,铁路运力紧张,有些该到达的煤还没到,据说在路上有几列,随时能够到达,我们已经做好随时快速接卸车的准备,随到随卸,绝不能让车造成积压。”赵来松信心满满地说。(完)

编辑:沙见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