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给外卖小哥差评竟被骚扰 外卖平台监管漏洞百出
2017年11月23日 08:24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22日, 省城街头, 外卖小哥正在送餐。齐鲁晚报记者 时培磊 摄 文图无关
  22日, 省城街头, 外卖小哥正在送餐。齐鲁晚报记者 时培磊 摄 文图无关

  给外卖小哥差评竟收到骚扰短信 培训入职“零门槛”,外卖平台监管漏洞百出

  齐鲁晚报讯(记者 戚云雷 时培磊)济南女大学生小婧(化名)以前从不给外卖小哥差评,但最近经历的一件事让她改变了看法。近日,小婧从某外卖平台点了一份外卖,但过了送餐时间饭还没有到,她电话联系外卖小哥希望取消订单,却遭对方大声呵斥。无奈之下,小婧通过商家取消了订单,并投诉了态度恶劣的外卖小哥。没想到,外卖小哥竟给她发来骚扰短信,内容非常不堪。

  涉事骑手找不到

  平台只能封号

  根据小婧提供的短信截图,22日上午10点多,记者电话联系到发送骚扰短信的电话号码。“那个不是我发的!”对方自称姓裴(音),他说,他是另一家外卖平台的骑手,跟当事的外卖小哥没有任何关系,虽然那条骚扰短信显示是用他的手机号发的,但短信并不是他发送的。

  这名裴姓骑手称,11月7日事发当天下午,他和很多外卖小哥一起聚餐,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在一起,为了方便吃饭,他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没想到饭后手机里莫名出现了几条短信发送记录。“可能有人拿我的手机发了短信。”这名裴姓骑手称。他还提供了事发当天的接单任务历史,这份接单任务明细显示,他在中午12点24分完成了一单,另一单则是在晚上7点28分完成的,而小婧的外卖则是在下午2点16分下的单,二者的时间并不一致。

  22日下午,涉事外卖平台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接到客户的电话投诉后,他们根据客户订单,第一时间确定为其配送的骑手为代理商众包骑手。由于骑手接单电话和用户收到骚扰短信的电话不一致,无法准确定责,当时代理商公司对骑手进行了警告处理。该负责人表示,由于涉事骑手电话无人接听,他们也无法联系到骑手,目前公司已经暂时对其进行封号,接下来会继续寻找骑手本人核实此事。

  除了拉黑和扣钱

  没什么监管措施

  据了解,目前外卖平台物流配送主要分为自营、代理商、众包三种模式,其中,众包配送是利用大众抢单模式,来给附近的客户送外卖。只要参与者拥有手机、交通工具,在注册培训后就可以自由地接单送外卖。一家外卖平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众包骑手必须遵守平台规定,实名认证,上传健康证,通过线上培训及考试。”

  记者调查发现,想要成为一名众包外卖员并不困难。在一款众包骑士APP上,记者用手机号注册后,平台需要上传个人身份证进行验证。记者咨询客服了解到,在审核完身份信息后,参与者需要申请一次线下培训。不过,客服称,培训的时间只需要两三个小时,之后,骑手就可以自由接单了。据悉,培训后要做一套笔试题,有做过该配送平台的外卖员透露,题目可以反复刷。

  众包骑士平台对外卖员有一套自己的管理规范和处罚规则,像本人接单非本人派送,1次拉黑7天,2次拉黑14天,3次永久拉黑,扣除违约金2000元;出现恶意接单,接单后不上门取货,或取货后不进行配送,平台核实电话无法联系,1次即对众包骑手进行永久拉黑,扣除违约金人民币2000元。

  记者发现,永久拉黑、扣除违约金2000元是平台处罚的上限。像配送中出现超出送餐规范的行为,恶意损坏、破坏商户或客户的私人财产,未经允许进入顾客家中,有盗窃或拿走不属于自己的物品,甚至是骚扰客户的情况,并没有其他处罚措施。

  除了接单前的培训、考试及拉黑、处罚违约金这些措施,几乎没有其他手段来管理配送人员,这也是诸多众包物流的通病。类似这起女顾客受到性骚扰的情况,当平台想向骑手核实情况时,骑手电话无人接听,平台暂时也无力处理。

编辑:赵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