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武汉炸垸还湖背后:从“人进湖退”到“湖进人退”
2016年07月15日 08:30 来源:中国新闻网/北京青年报

  14日7时左右,天上下着小雨,一连串的爆破声从远处传来,从梁子湖分洪泄过来的水,很快将吞没牛山湖周边地里的庄稼。

  梁子湖是湖北第二大湖泊,为应对梁子湖流域严峻的防洪形势,湖北于昨日早晨对牛山湖实施破垸分洪,同时永久性退垸还湖。时隔37年之后,牛山湖终于再次回归梁子湖的怀抱。隔堤炸开后,两湖连成一体,梁子湖面积将达到370多平方公里。

  14日,国家防总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7月13日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已有28省(区、市)1508个县遭受洪涝灾害,受灾人口6074.67万人,因灾死亡237人、失踪93人,倒塌房屋14.72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1469.80亿元,其中水利设施直接经济损失271.37亿元。

  告别牛山湖

  况盛雄一家6口转移到龙泉中学是在前天上午。安排到这个安置点的一共54人,有49个来自老屋况,6个来自苏家村。这两个地名都是牛山湖边的自然村。离开家的时候,他们收拾了一些细软,抱着被子来到了中学宿舍,在这里度过了第一夜。

  炸垸还湖后,牛山湖渔场的居民可能将永久告别这片土地。牛山湖原为梁子湖的一部分,1978年,一条大堤将梁子湖辟开一块,于是有了牛山湖。牛山湖是华中地区重要的淡水鱼、大闸蟹养殖基地。

  13日凌晨1点多,熟睡中的牛山湖渔场职工小谭被电话吵醒,上面通知要紧急转移。

  “当时听到信息都蒙了”。30多岁的小谭是牛山湖渔场的职工,从1999年分到渔场工作,到如今已有17年。他已经习惯了渔场的生活,让他到别处生活,还有些不舍。缓过劲儿之后,小谭决定听从安排,带着妻子一起开始收拾东西。

  13日一整天,小谭和渔场的其他职工一样,在当地政府安排的公交车、农用车间来来回回,搬走能带的东西。原本职工们被统一安置在五里界中学,因为考虑到孩子小,小谭一家在牛山湖湖区附近租了房子住下了。

  同样回不来的,还有升华村大徐湾小组的60多人。大徐湾村一共有184人搬迁,他们被安置到升华村小学住了一晚。大徐湾55岁的徐真喜昨天一早就起来了,去附近的一个雇主的蟹池里干活,听到爆炸巨响的时候,他明白将告别熟悉的村庄,告别牛山湖。

  昨天下午5点,北青报记者见到徐真喜时,他正在升华小学的教室里收拾铺盖,一家9口将投靠他妻子的娘家借住。学校里的受灾者已经不多,截至昨天晚上,180多个大徐湾的受灾居民,绝大部分已选择投靠亲友或者租房,政府将予以一定补贴。

  遗憾没来得及和老房子合影

  站在大徐湾的高地可以看到,湖面有水纹从南面涌来。水面已淹没老屋况和大徐湾一带的农田。

  徐真喜家种的莲蓬、水稻、玉米都被淹了。徐真喜一家有9口人,有两个儿子都在本地打工,一个在海鲜店,一个在餐馆,两个儿子都成了家,一共生了三个孙子(女)。“最小的孙子才8个月大,在安置点的教室里住了一夜。”徐真喜说,还是家里住着安逸。

  在这场大雨和泄洪分流之前,况盛雄一家在村里原本算得上是小康家庭。

  况盛雄一家六口,上有父母,下有两个小孩,大的六岁,小的才两岁。他在本市的一家石材厂打工,做电视背景墙。他的妻子在附近的一家农家乐打工。两口子的薪水加起来有五六千元钱。况盛雄家的地里,种了一亩多玉米,两亩西瓜,还种了莲蓬。

  这场大雨之前,况盛雄每天开车去城里上班,周末则在家摘莲蓬去附近的流芳街卖。地里的玉米和西瓜都结果了,他计划着西瓜能卖个4000多元钱。他还栽了不少红叶石楠、红茎木的苗木,预计值个十来万元。但这场暴雨打乱了他的计划。

  “7月6日下了最大的一场雨。接着晴了两天,我们去掐了二十来个西瓜,剖开后,一股发酵过的气息,一共只吃着三个。”况盛雄说,分洪之后,地里的玉米、莲蓬、苗木全都被水淹了。

  破堤之后,小谭淌水回去看熟悉的地方。原来花坛边上那块写有“牛山湖”的红色大理石的石块快没过顶部了,渔场的一层厂房已经淹到一半了。

  让小谭感到遗憾的是,13日搬家的时候下了雨,因为太匆忙,没来得及和渔场、老房子合个影,“毕竟工作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总归是舍不得。”

  小谭表示,渔场是参股制,自己之前承包的七八十亩鱼塘是家中全部的收入来源,“养了螃蟹、龙虾和鳜鱼,这次破堤之后,可能要损失十几万。”

  靠水吃水,和小谭情况类似的村民不在少数。对此,武汉市江夏区区委书记陈邂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失去承包水面和生产资料的转移群众,江夏区将统一建设安置小区,并统筹考虑转移人员的生产生活、社保就业等问题,确保转移群众搬得踏实、安心。

  “炸大堤是为救大湖”

  紧挨着牛山湖湖区,65岁的老汪破堤后远望着被泡在水里的老房子。老汪是青山村村民,此次破堤,青山村不算是受影响最大的村子,全村目前转移了十多口人,安排在地势较高的村支部或借住在亲戚家,老汪一家5口就在转移村民之中。

  在老汪的印象里,从父辈开始,他们家便在这片水域生活,靠种田、养鱼为生。

  牛山湖,历史上一直是梁子湖的湖汊。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牛山湖围垦建渔场。1979年,从南岸大屋陈乡矿林嘴到北岸龙泉乡莲台洲修筑了牛山湖大堤,从此将牛山湖与母湖阻断。

  老汪记得,围湖后,“村民分到的田多了。”破堤前,老汪家有五六亩的庄稼地,种玉米和稻谷,“3亩多地的玉米已经八成熟了。”老汪有些可惜地感叹着。此外,老汪家承包的鱼塘也被破堤后的来水冲塌,“损失大概几万元。”

  比起经济上的损失,老汪惦记的还是家里的房子。1987年,老汪家盖起了现在的二层小楼,“当时在村里是最早一批盖楼的”。转移之前,老汪和他的老伴以及小儿子一家共五口人在这里居住。“现在水已经没过门槛了,水位还在涨呢,要划船过去了。”老汪开玩笑地说道。

  “我今年65岁,在这里也生活了65年,肯定是有感情的”,但接到需要转移的通知后,作为村主任的老汪做起了其他老人的工作,“炸大堤是为了救大湖,是为了保住梁子湖,这个道理我是明白的。”

  昨天下午,老汪和村里、街道里的30多名干部还在湖区周边巡查,看看湖区周边是不是还有村民在捞鱼,要提醒他们注意安全。隔着湖水,老汪遥望了“家”的位置。

  况盛雄一家6口昨晚仍是在龙泉中学过夜。况盛雄还是这个安置点的负责人,当地政府配送了盒饭、矿泉水、蚊香等基本生活用品,并且设置了医疗救治点。

  升华村大徐湾,下午6点半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通往决堤处的一段路已经被水阻断,远远的,有两个人从没有没过水的高堤处走来,也有人骑着电动车冲过去。牛山湖的湖水已经比早上高了不少,湖水正在一点一点地蚕食岸边的绿色植物。三五个村民站在岸边,默不作声地观看。

  文/本报记者 李显峰 张雅

  实习记者 唐凯利 王小园

  摄影/本报记者 李显峰(除署名外)

  纵深

  从“人进湖退”到“湖进人退”

  湖北省第二大湖泊梁子湖破垸分洪。洪水危情暂时缓解,永久性退垸还湖正式启动,1600多名群众妥善安置,永久迁出湖区。

  梁子湖面积271平方公里,是湖北省蓄水量第一、面积第二大的湖泊。牛山湖,历史上一直是梁子湖的湖汊。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牛山湖围垦建渔场。1979年,从南岸大屋陈乡矿林嘴到北岸龙泉乡莲台洲修筑了牛山湖大堤,从此将牛山湖与母湖阻断。

  “水系相连,破垸分洪不仅可以缓抗洪燃眉之急,还可以恢复湖泊天然生态,有助于修复河湖天然调蓄功能,提高武汉、鄂州等地的排涝排渍能力。”长江委防办主任陈敏说。

  “水位上升,周边不少房屋都将被湖水淹没,彻底还湖,这些群众将永久性地迁出湖区。”武汉市常务副市长龙正才说,武汉市总计需要转移安置1658名群众。

  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于丹教授,曾连续多年呼吁拆除湖泊河道内的圩垸阻隔。于丹说,利用牛山湖等区域分蓄洪水,降低梁子湖围堤防洪压力,同时破除圩垸,“这就是还湖于民”。

  “实施梁子湖分洪调蓄措施,就要把切割的湖泊面积合起来,把改变的水域恢复起来,把丧失的调洪功能补偿起来,实现水循旧路、水回‘娘家’,实现人水和谐。”湖北省副省长任振鹤13日说。

  星罗棋布的湖泊,是大自然给予湖北的馈赠。破垸分洪后,湖北还在着力推动其他地方“退垸还湖”,长远解决易渍易涝问题,还湖于未来。

  7月7日,鄂州市根据调度规程,已经先后对17个民垸破垸分洪,分洪水面58.8平方公里。

  鄂州市防办主任李从定说:“民垸也一并永久性退垸还湖,群众彻底搬出湖区。从‘人进湖退’到‘湖进人退’,这样做就是发展理念的大调整。”

  据新华社

 

编辑:曾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