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宁愿在芙蓉街挤哭也不去老城西区!济南休闲不太均衡
2016年06月12日 22:53 来源:大众网

  百花洲开放后,吸引了大批老济南人参观,提升了老城区旅游的热度,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爷孙游”。不过,连日来记者探访后发现,因为历史原因,济南老城区旅游仍然存在景点分散、缺少拳头产品的缺陷。旅游专家建议,老城区旅游开发要做一体性开发。

  百花洲三天纳客两万,老城区焕发新生机

  “你看,这是我们小时候用的风箱,用风箱烧水做饭都非常快,大人们特别喜欢让我们拉风箱。”11日上午9点半,徐女士特地带孩子来百花洲玩,让孩子了解一下父母那辈人的生活。

  6月1日,百花洲正式对市民免费开放,端午节是其迎接的第一个全国性节假日,在近郊游占主导的端午节,老济南人寻找记忆也就不约而同来到这里。在泉水人家民俗馆,不少白发苍苍的老者在孩子的搀扶下再找找“鹊华烟雨”,在雨荷巷、问山亭都有人驻足其间,于城市的喧嚣外感受老济南独有的文化魅力。

  “端午前两天每天来民俗馆玩的大约有七八千人,最后一天估计得有六千人,三天至少接纳游客两万人,市民热情确实很好。”6月11日下午,泉水人家民俗馆负责人介绍,来民俗馆玩的不仅有济南本地人,还有北京、四川人,甚至德国、日本的也有。

  除了泉水人家民俗馆,百花洲内还有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面塑、雕刻、鲁绣、皮影、戏曲、泥塑等丰富多彩的文化元素在这里一一展现。

  景点分散,难成热门线路

  百花洲一期是明府城改造项目先期试水之举,从今年的端午节来看,百花洲确实吸引了一批老济南人甚至外地游客,对老城区旅游的提升起到了很大作用。不过,按照连日来的观察,老城区以芙蓉街和曲水亭街为界,西区旅游项目依旧冷清,景点依旧分散。

  6月11日上午11点,齐鲁晚报记者沿着芙蓉街往北走,进入东侧的金菊巷。此处的金菊巷、燕喜堂以及传统民居是山东省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穿过此巷几乎看不到有游客在此停留。而金菊巷内的几处老建筑目前正在施工,不具备游览条件。

  离开金菊巷来到鞭指巷北头9号院内的陈冕状元府,相比于其他已经挂牌子的传统民居,状元府甚至连牌子都没有挂。“这就是状元府,现在这里住的都是工人,里面也没啥看的。”府内一位住户说。从鞭指巷南头往西进入了将军庙街,这条街上有将军庙和天主堂两大文物。将军庙早已不见踪迹,来天主堂游玩的也不是很多,与芙蓉街、曲水亭街相比显得冷清了很多。

  因为老城区景点比较分散、形不成集聚效应,不少旅行社和旅行团也很少把这里划入热门旅游线路。“老城区停留时间短根本看不到啥,停留时间长就容易耽误行程。”某旅行社市场扩展人员表示。

  府城是个完整概念 缺少过硬产品

  老城区内的景点除了分散外,产品单一、没有过硬的旅游产品仍旧是目前存在的短板。

  目前明府城片区的旅游项目以地域划分可以分为四大部分,南侧的芙蓉街,北侧的曲水亭街,东侧的百花洲,西侧的明府城传统民居。按照旅游部门的统计,每到节假日芙蓉街总是人挤人,而到了曲水亭街人流减少但尚可,而东西两侧的百花洲和老城区则不能与其名气相媲美。

  据了解,虽然百花洲一期项目已经开放,但是百花洲主打项目就是老济南文化,目前没有引进餐饮、娱乐等纯商业元素。

  “老城区旅游景点分散,没有形成统一的品牌,他们就像珍珠,每一颗很亮,但是没有一条线能穿起来,老城区少的就是真正有特色的产品。”省城一旅行社工作人员分析。

  山东省旅游发展研究中心副理事长王晨光认为:“济南府城是一个完整的概念。游客来到济南,都希望看到一个多类型的、完整的、空间比较开阔的文化内涵。虽然芙蓉街有典型的文化性,但是它的空间太小了,产品过于单一,最后成了小吃街,并不能代表府城文化概念。”百花洲作为文化主题和特色突出的片区,在空间上能弥补芙蓉街的文化缺失。“百花洲片区与芙蓉街一东一西遥相呼应,在空间上改变了原来济南老城文化过于单一的现状,也将空间拉大。”

  济南是个历史文化古城,沉淀的历史文化就是济南的“活化石”。府城文化在空间被拉大后,如何去展示这种文化?专家认为应该从整体上做统一开发,“不能单一地打造某个项目,类似泉乐坊,这样很难经营出活力。”王晨光认为,老城旅游规划要有大局观,不能哪个好做就做哪个,要从旅游市场的需要和游客需要考虑。

  “济南除了有明府城文化,还有商埠城文化,在将一个开发好之后,也可以去挖掘开发另一种古城文化。”王晨光认为,济南历史文化名城的打造甚至对整个中国的古城文化开发也有标志性的意义。

 

编辑:曾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