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济南:10年前尿素合成塔爆炸 职工工伤后难获赔偿
2016年01月22日 15:14 来源:齐鲁网

  原标题:济南:10年前尿素合成塔爆炸 职工工伤后难获责任方赔偿

  齐鲁网济南12月17日讯(记者 张帅 满倩 实习记者 王琦)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郭胜利却时长回忆起事故发生时的场景,而十年间的每一个日子,郭胜利都感受到来自呼吸道和肺部的不适感,这是他“会呼吸的痛”。

  事故发生在2005年3月21日晚,平阴化肥厂职工郭胜利等人像往常一样,职守中石化所属南京化学工业公司生产的尿素合成塔。晚上9点20分左右,合成塔突然发生剧烈爆炸,造成近40人伤亡。

  本次事故中,郭胜利等8人因为各自的机缘死里逃生。但爆炸时产生的氨气对几人的呼吸道和肺部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30岁的人,却拥有50岁的肺”。

  由于再也无法回到工作岗位上,数人先后办理了工伤和内退,并试图向尿素合成塔的生产方中国石化集团南京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化公司)、中国石化集团南京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化工机械厂(以下简称南化机械厂)索赔,但始终未曾如愿。

  8人死里逃生 孕妇坚持将孩子生下

  觉得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郭胜利总是赶紧就医吃药,“生怕病的越来越厉害”,这个32岁的年轻人,活的有些小心翼翼,他是事故发生时年龄最小的工人。

  2004年7月,23岁的郭胜利开始在平阴化肥厂实习, 3月21日,郭胜利跟其他几名工友正在上中班,距离下班只剩下几个小时。9点20分,一声沉闷的巨响传来,随后从郭胜利工作场所的后方玻璃窗户处,一个巨大火球似的冲击波扑过来,一跟倒塌的管道将郭胜利砸倒在地上。

  直觉告诉他,应该是合成塔爆炸了。

  抬不起头睁不开眼的郭胜利值只觉得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灰尘和氨气的味道,自己只能顺着记忆中门口的方向往外爬,但是当时地面很多地方都塌陷了,爬了不到5分钟就再也爬不动了。在渐渐失去知觉的时候,郭胜利的老父亲出现在儿子身边,将儿子背离了现场。

  “当时我们住的距离爆炸现场很近”,郭胜利的父亲告诉记者,当时自己在邻居家大爷家听见爆炸声,又看见儿子上班的地方着火,心里非常害怕,冒着生命危险急忙赶到现场救自己的儿子。

  今年45岁的陈元利则因为当时去上厕所躲过一劫,事故发生时,巨大的气浪打过来将他推倒了附近的观察井里(井盖已经被气浪掀飞),井中则有浓度很高的氨水。

  “一定要往上游,不然会没命”,凭着巨大的生存本能,陈元利在休克前爬到了井边,获救以后他才得知,跟着自己的两个小徒弟都已在事故中丧命。而在抢救时,他身上散发的氨气竟然造成给他做手术的麻醉师呼吸道粘膜脱落,致使医生声道受损。

  事故发生时,当年29岁的邢宝丽已经怀孕四个月,事故发生时正位于合成塔的三层。合成塔的一层相当于普通楼层的两层,为母则刚的邢宝丽居然护着肚子从18米高的地方顺着管线爬了下来。

  艰难逃脱时,宝丽胳膊不慎骨折。医生给她医治时,为了避免孩子受到伤害,她坚持不打针、不动手术,咬着牙硬撑着治疗。

  由于受伤本身需要药物治疗,有可能导致孩子的不定性发展,医生并不建议邢宝丽把孩子生下来,经过无数次内心的挣扎和纠结之后,宝丽还是选择坚持生下来。她告诉记者,当时孩子在她肚子里8个月的时候就不再长大了。

  幸运的是,宝丽的女儿平安降生,今年已经10周岁了。尽管在治疗过程中百般保护女儿,邢宝丽的女儿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很瘦,抵抗力也很弱,天一冷就容易感冒”。

  事故发生后,济南市人民政府根据《山东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规定》成立了“3.21”尿素合成塔爆炸事故调查组,认定中国石化集团南京化学工业公司化工机械厂对这起爆炸事故负有直接责任。

  生产设备爆炸 劳动者无权索赔?

  死里逃生之后,郭胜利等人被鉴定为五级伤残,视同丧失劳动能力。

  由于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和对未来生活的隐忧,出院后几人开始通过诉讼向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厂两家企业请求赔偿。在郭胜利等人代理律师胡春雨看来,这原本是一起再简单不过的案件,事故原因已经确定,但诉讼之路一波三折。

  2010年,平阴县法院做出一审判决,称由于郭胜利等人已享受了工伤保险待遇,故用人单位平阴化肥厂不再承担赔偿责任。同时,法院认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尿素合成塔的消费者为平阴化肥厂,并非在事故中受伤的郭胜利等人。遂依据消法判决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厂同样不应对郭胜利等人承担赔偿责任。

  而在郭胜利等人起诉平阴化肥厂及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厂之前,平阴化肥厂也就赔偿问题向法院提起诉讼。2007年10月8日济南中院判决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厂赔偿损失3400余万元。不服判决的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厂选择上诉,二审过程中,双方调解达成了一份调解协议。

  该调解协议中称,考虑到平阴化肥厂的损失现状自愿向该厂一次性补偿各类损失计1950万元。同时,平阴化肥厂就该事故放弃对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的一切追责,对方也不再承担任何责任,此前判决不再生效。

  郭胜利的诉讼却没有如此顺利,在郭胜利等人上诉后,法院依旧没有支持他们的请求。2014年3月26日,法院对该案做出了终审裁定,同样认为郭胜利等人已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并与平阴化肥厂签订协议。同时,平阴化肥厂放弃就该事故对南化公司、南化机械厂的一切权利主张,平阴化肥厂职工的损害赔偿由平阴化肥厂负责处理。南化公司、南华机械城已按调解协议履行了相应义务。因此,郭胜利等人的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应予驳回。

  “郭胜利等人作为产品使用者因产品质量原因受害,既然平阴化肥厂因相同事实获得了巨额赔偿,显然作为劳动者的郭胜利等人同样有权索赔”,在胡春雨看来,该案所谓的争议焦点无非是劳动者在因第三人受到损害时是否可以在享受工伤待遇的同时安全侵权责任主张权利。

  记者了解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在平阴化肥厂诉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厂的案件当中,郭胜利等人并非诉讼中的当事人,双方也不能在两方的调解协议中将郭胜利等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排除。南化公司和南化机械厂都是受害人起诉的被告,被告之间怎么能协商免除原告的起诉权利呢”,胡春雨表示,用人单位交纳的工伤保险同样不能免除第三人承担的侵权责任。

  今年7月份,身体不适的郭胜利再次往当地县医院里拍了一张片子,医生看着CT上肺部的阴影告诉他:“跟10年前一样,没有什么好转”。

 

【编辑:张栩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