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聊城一村搬迁村民交定金选房 村书记卷款潜逃(图)
2016年01月08日 11:25 来源:齐鲁网
2014年2月份,丁庄村村民收到了一个通知,村里要进行新农村建设,一听说要住进楼房,村民们纷纷踊跃报名。(视频截图)
  2014年2月份,丁庄村村民收到了一个通知,村里要进行新农村建设,一听说要住进楼房,村民们纷纷踊跃报名。(视频截图)
不过,要住新房这报名是有条件的,要交一万块钱的定金,按交钱的顺序,可以优先选房。(视频截图)
  不过,要住新房这报名是有条件的,要交一万块钱的定金,按交钱的顺序,可以优先选房。(视频截图)
 新房不盖了,定金没了,为了帮助村民们要回定金,村民找到了阳谷县信访局,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却给村民出具了一个不予受理告知书。(视频截图)
   新房不盖了,定金没了,为了帮助村民们要回定金,村民找到了阳谷县信访局,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却给村民出具了一个不予受理告知书。(视频截图)

  “新农村”建设,是国家提出的一项惠农政策,可是,对于聊城阳谷县丁庄村43户村民来说,这“新农村”成了他们这两年来的噩梦。

  “新农村”建设 交定金可优先选房?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报道,聊城市阳谷县郭屯镇丁庄村大约有100户村民,2014年2月份,村民收到了一个通知,村里要进行新农村建设。

  一听说要住进楼房,村民们纷纷踊跃报名,不过,这报名是有条件的,要交一万块钱的定金,按交钱的顺序,可以优先选房,交钱交早了,可以选好位置。

  想到先交钱就能先选房,村民们当然是热情高涨,不到一个月,就有43户村民交了定金。可是,眼瞅着另一个村庄已经基本上搬完了,而自己这边却迟迟没有动工,丁庄村的村民着了急,一询问才得知,他们这里不建“新农村”了,这楼房没了,紧接着,定金也不知所踪。

  村民丁业强说:“我们是2015年12月21号发现这个钱没有了,上午还能和村书记联系上,到了下午,打电话就打不通了,原来,12月份以前,他还答应我们村民,能退这个钱,到后期就联系不上了。”

  房子没盖成 定金咋没了?

  四十三户村民交的四十三万块钱,怎么会没了呢?联系不到村书记,记者找到了丁村里的会计。

  丁庄村会计丁纪生告诉记者,当时为了稳妥起见,这笔钱存到了村里信贷员丁敬友的名下,存了一年的定期,刚到期,钱就没了,信贷员肯定脱不了干系。

  信贷员丁敬友却说:“当时是书记拿着存折的,这个存款折我也没见着。”

  虽说存折一直在村书记手里,可是这钱却是存在信贷员的名下,钱没了,问题究竟出在哪?丁敬友说:“后来村书记想贷款,没贷成,他叫我去,以我的身份给他贷出来的,从那以后,我就没介入。”

  村书记通过信贷员的名字贷了款,现在贷款还不上,银行也就自然而然的把他名下的四十三万存款作了抵押。

  村民的四十三万块钱,就这样的无声无息的没了。作为信贷员,应该对贷款这些政策应该很了解,村书记贷了多少钱呢?

  信贷员丁敬友说:“我想不起来,做十来年信贷员了,他贷不出来,我给贷出来了。”

  作为一个干了十多年的信贷员,用自己的名义给别人贷款,而且具体贷多少款,自己还不清楚,这事可能吗?先不说村书记和这名信贷员有什么其他的事,这43户村民的钱,怎么能随意给别人做抵押呢?这钱还能不能要回来?

  村书记跑路 43万什么时候才能要回?

  目前,村民的四十三万块钱,已经被抵押给了镇上的农商银行,村书记现在去了哪?村民的钱什么时候才能要回来?

  村书记不在家,可在他的家里,记者找到了他的父亲,他告诉记者,从12月1号那天起,自己就联系不到儿子了,现在,这个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村书记的父亲说:“他搞蔬菜大棚,不是43万的事,143万,243万也挡不住,他不是赔这点儿钱。”

  为了帮助村民们要回定金,村民找到了阳谷县信访局,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却给村民出具了一个不予受理告知书,告知书上写道,该事项应当通过诉讼途径解决,村民去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更是给他们出了一个告知书,告诉他们,这个案件不构成犯罪,不属于公安机关的职权范围,应提起民事诉讼。

  镇政府工作人员说:“想把三个村建到后刘村,但是,后来土地指标不允许,没有建设用地了,所以就光建设后刘村,没建设丁庄,也没建设前刘村,当时规划是三个村建在一起,后来就停止了。”

  村民丁业强认为,既然丁庄村“新农村”建设是镇里号召的,而且村民交定金的事镇上也知道,那么镇上就有义务监管这些钱。

  镇政府工作人员称:“当时是号召了没错,但是还没组织建,西边这几个村建着的,村书记发动把钱交上来,最后也没分下去,现在组织上已经停止他的工作了,现在已经选了新班子。”

  村民的钱应该如何讨回?在记者的要求下,村民打通了郭屯镇王镇长的电话,王镇长解释说,镇上可以出面给协调,不过,归根到底,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他们可以给法院提供书面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