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高密一伙人闯工厂拖拽人起争执 惊心动魄似电影画面
2015年12月15日 10:23 来源:齐鲁网
一群人闯入工厂还打人
一群人闯入工厂还打人

  光天化日下,一伙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一个工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视频监控记录下了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

  监控中,一群人扛着梯子,跑步来到一个红色的大门前,一名男子翻身越过大门跳进院子,将门打开后,四、五十个人陆陆续续走进来,而在外面的马路上,也可以看到有人守在路口。大概两分钟后,一名女子被两名男子驾住胳膊,拖到了大门口,并发生了争执。又过了两分钟后,一名男子同样被两个人驾着推到了大门外面,此后,一名六、七岁左右的孩子,也被一名男子领到了外面,随后,在大门外面,第二个被架出去的男子和这伙人发生了推搡,直到被摁倒在地。看到男子被控制后,这伙人又转身走进院子,并将大门关闭,直到这时,整个过程持续了七分钟的时间。而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并不是出自哪部电影,而是现实中实实在在发生在潍坊高密的事情。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报道,潍坊高密某鞋厂老板刘先生说,他在高密当地开了一家鞋厂,前面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厂子里。刘先生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在11月22号早上八点五十分,当时他还在睡觉,突然就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还没等他穿完衣服,卧室里就闯进来两个人,不由分说,将他连拉带拽的拖到了工厂外面。而他的妻子和儿子也分别被人架到了厂子门口控制起来。“太害怕,特恐惧,本身我心脏不太好,当时直接吓懵了,这是怎么回事。”潍坊高密某鞋厂老板刘先生说。刘先生的妻子也说害怕,“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犯法,也没干什么的。”

  回忆起当天发生的事情,刘先生和妻子至今仍然感到恐惧,而事情发生后到现在,半个多月了,厂里的工人全都不敢来上班,他只好停了工。潍坊高密某鞋厂老板刘先生说,工人吓的没有一个敢来上班的,工厂现在停业了。

  光天化日闯工厂 派出所该不该管?

  大白天明目张胆的就闯进来这么多人,这让刘先生一家人十分恐惧。那这伙人究竟是什么人,又是来做什么的呢?刘先生说,在派出所民警赶到后,他见到了这伙人其中一个姓徐的男子。随后,徐姓男子拿出了三张纸。

  刘先生说,对方拿出来一个厂房转让复印件,还有一个借据的复印件,还有原来债主授权的证件,都是复印件。他拿着这些证件意思,就是原来的债主已经把债务转给了他们,这个厂子是他们的了。

  听到这样的话,刘先生感到十分震惊,工厂开的好好地,从来没有转让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刘先生说,之前,他曾经在当地一个叫四联担保的投资公司那里借过122万,但当时借条上的债主为公司负责人李长平。“最初我欠李长平的钱,我欠他122万,还了60万,还欠他62万,结果这个借据上是300多万,关键不是我的签字和原件。”

  在看了这三张复印件后,刘先生发现,借据上的债主名字并不是李长平本人,而是李长平的女婿,同为四联担保投资公司的股东闫庆如。即便如此,他欠的数额并不是300万,再看签名笔迹,也不是他本人,而且,对方拿不出相应的原件。经过多方查询,刘先生电话联系上了前来讨债的徐姓男子。

  徐姓男子说,现在打电话没用了,不叨叨了,现在跟他没关系。在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后,徐姓男子挂断了电话。刘先生告诉记者,徐姓男子拿来的三张复印件都是伪造的,他也拿不出相应的原件。四联担保因为涉嫌非法集资,已经被司法部门查封,所有的债务借据,原件都被司法部门扣押,他拿来的就是伪造的。

  记者联系办案民警,咨询当初四联担保所有的债务债权原始证据,是不是全部取走了?高密孚日派出所办案民警说,取走了,原始证据在法院。

  刘先生说,对外发生的所有的债务及债权,已经全部移交给司法部门,绝没有对外授权或转让任何相关的债务和债权,由司法部门统一审理清收结案。即便是有经济纠纷,对方也应该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来解决。当天这伙人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但是,事发后,辖区所在的高密孚日派出所民警的做法让他更加不能接受。刘先生说,派出所没说什么,就说是纠纷,就走了,这伙人还在这里,一直待了三、四天,在这里赌博,吸烟,搞的工厂乌烟瘴气的。

  刘先生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派出所的任何答复。第二天上午9点,记者和刘先生来到了当地派出所,一名副所长将刘先生一人带了进去,直到采访离开,记者也没能见到刘先生,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他。刘先生说,民警直接将他带到了审讯室,还搜身了,对于事件如何处理,警方也没有答复。

  编后:就算是经济纠纷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应该采取现在这样的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光天化日闯进工厂,还打人,派出所为何不采取一些措施控制事态的发展。而且,刘先生说,对方还留下了十几个人,在厂子里住了两、三天,派出所为何又不去处理?这算正常吗?当天刘先生是去反映问题的,为何又被带到了审讯室,随后又搜身,这又正常吗?希望当地派出所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赶紧处理好这件事。

【编辑:程吉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