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聊城:年轻女子“被结婚生子” 同名同姓遭伪造冒用
2015年12月15日 10:01 来源:大众网/山东广播电视台

  聊城阳谷县的李翠有了一个离奇经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这半年来自己的日子过得绝对算得上一惊一乍:先是突然多出个陌生的丈夫,后来又凭空添了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几个月来一天也没有消停过。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民生直通车》报道,几个月前,正准备结婚的李翠,突然被当地的民政部门告知,自己在几年前,已经和一位泰安宁阳县的杨姓男子结过婚。目前属于已婚身份,无法办理登记手续。听到这样的消息,李翠顿时感到一头雾水。自己从来没有去过宁阳,也根本没有过什么姓杨的丈夫,好好一个大姑娘,怎么就成了人家的媳妇呢。

  面对突如其来的尴尬局面,让李翠的未婚夫小王一时满腹猜疑,两人还因此吵了架。不过冷静下来之后,小两口还是决定先查清问题,于是他们一起赶往了宁阳县民政局。

  在宁阳县民政局的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调出了2011年所谓“李翠”登记结婚的原始档案。记者发现,这份档案中结婚女子姓名、身份证号和李翠的身份证信息确实一模一样。不过,档案最后的彩色照片和眼前的李翠却明显不是同一个人。李翠的未婚夫说,信息都是李翠的信息,像身份证家庭地址什么的,但是照片和她的一点都不一样,是被人盗用了信息。

  现场验证了李翠的身份信息之后,宁阳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很快得出了初步结论,认为李翠的个人信息属于被他人冒用,之前登记的女子,确实并非李翠本人。

  那么,既然两人差别如此明显,为何当时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却没有认出这位假李翠呢?对此,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解释说,假李翠的登记时间为2011年,当时他们对个人信息的核实还只能通过肉眼分辨,存在冒用人逃过审核的可能性。现在,如果公安机关出具书面材料,他们可以立刻上报省民政厅,申请修改。

  于是,小两口又赶到假李翠居住的宁阳县泗店镇派出所。办案民警经过调查发现,假李翠夫妻俩目前都在外地打工,一直未归。记者也实地来到了假李翠家中,发现大门紧锁、空无一人。村中一位负责计划生育工作的村干部透露,他们村里确实有一位阳谷来的女子叫“李翠”,四年前和村里的杨某结婚,现在孩子都已经上到幼儿园。

  计划生育干部说,有这个人,说是叫李翠,都在外地打工,户口没落到村里来。办案民警说,她冒用李翠的身份结了婚,但是没来这里落户。目前来说,我们只能追究她的治安责任,抓到他俩就拘留,然后再发处理意见。办案民警表示,由于没有抓到假李翠本人,他们暂时还不能给出书面的证明材料,李翠也因此无法顺利结婚。

  由于迟迟无法拿到身份被冒用的书面证明材料,李翠和丈夫小王的婚事只好一拖再拖,早就订好的酒席也无奈放弃。本来是九月的婚宴,一直拖了两个多月。之后,经过阳谷、宁阳两地民政部门的多次协调,李翠和丈夫小王终于在今年11月完成了登记手续,他们也开始重新回到平静的生活之中。

  然而没过一个月,另一件麻烦事儿又落在了她的头上。12月去乡里的计生委,他们报新婚报不上去,上面显示那个身份还是没改过来,没有娃娃证,要了孩子也是第二胎。好不容易走了一个陌生的丈夫,马上又凭空添了一个儿子?这让李翠感到十分不解。

  无奈之下,她和丈夫又一次赶到百里之外的宁阳县泗店镇派出所。负责此案的民警表示,他们之前已经找到了冒用身份信息的假李翠本人,并查明了她冒用身份信息的具体原因。这个假李翠也叫李翠,她生这个孩子的时候,她不到结婚年龄。2011年7月份的时候,她使用他公公杨某提供的假身份证,伪造的身份证,在宁阳民政局结的婚。到2012年他结婚年龄过了,她就用真李翠的身份,又在聊城结的婚。

  原来,这名冒用信息的女子和当事人同名,也叫李翠,户籍在聊城市茌平县,之所以冒用当事人的身份信息,主要是为了虚报年龄提前结婚生育。但是,由于这一行为已经过了法律上的追诉时效,警方最终决定,不再对假李翠一家的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她2011年结婚的时候假身份信息,都给查清楚了,她的出生证明也没收了,孩子还在不在她的户口下。

  当地派出所的民警表示,他们对于这起案件已经处理完毕,李翠名下现在之所以还会出现陌生孩子的信息,并非公安户籍系统的错误,而是假李翠冒用信息进行计划生育所致,这种情况需要当事人到计生部门自己更改。“出生医学证明没有改过来,这个孩子的妈妈还在李翠名下。但是计生和民政部门的电脑,你让我给你改,我们没法改,你只能拿着这份处罚证明让他去更改系统的东西。”民警说。

  无奈之下,李翠和丈夫小王又赶到了宁阳县泗店镇的计生部门,再次申请了信息更改。 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导致李翠和丈夫小王几个月的生活无法安宁。经过这番折腾,他们如今都是身心疲惫。不过,虽然公安部门已经给出了该起案件的调查结论,但在他们心中,始终还有一个疑问无法消除。 “假李翠”他公公也没有能力伪造身份证,因为去伪造这个身份证,需要把家庭地址等信息全部给调出来,他也没这个能力调出来,这些东西信息十分的详细。

  那么,当初假李翠一家究竟是获得真李翠的身份信息的呢?对于这个问题,负责此案的宁阳县泗店镇派出所民警给李翠了这样的解释,这个人是假李翠的老公公,他2014年的时候死亡了,现在死无对证。这个假李翠活着,现在也没有办法处理他们,但是她的民事责任是要付的,这个事儿造成的影响,完全可以追究她。

  编后:最近几年,因为被人冒用身份信息而产生的被结婚事件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一现象频发的背后,很可能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但需要填补的制度漏洞。然而,可惜的是,大部分对此类案件的调查都像今天的报道一样,因为冒用人的死亡或者失踪而没有得到彻底的解释。我们希望,相关部门在纠正查处之外,也能对整个个人信息管理机制展开自查自纠,找出堵住潜在漏洞的方法,从而在根本上杜绝这种行为的发生。

【编辑:程吉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