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雾霾下的钢铁重镇:环保人员进驻企业 凌晨突击检查
2015年12月11日 10:24 来源: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报

  北京上空的雾霾10日已经散去,同样相距200多公里的河北迁安市,天空也开始转蓝。从12月8日至今,北京市因为雾霾发布红色预警而占据各大媒体的头条。但在这场席卷京津冀地区的雾霾中,还有许多地方,虽然没有占据头条位置,却深陷于雾霾之中。

  12月8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同样被雾霾困扰的迁安。这座位于河北省东部、隶属于唐山的县级市,已经连续多日空气重度污染。

  迁安过去一直是名不见经传的农业县,上世纪80年代,这座县城与钢铁结缘,至今,其铁精粉产量已连续15年居全国县级地方铁矿首位,被称为“铁迁安”,而今面临环保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双重压力。

  根据唐山市环保局官网的“河北省国家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公开平台”上的信息,记者统计发现,在唐山市中,属于河北省国家重点监控企业的钢铁类企业达到49家,其中约有1/4在迁安。

  这座依铁而起、因钢而兴的典型资源型城市,如今正面临资源和产业单一的问题,在雾霾侵袭之下,这座钢铁重镇更面临着环境和转型的巨大压力。

  “从上周开始,雾霾就一直消散不尽”

  12月8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乘坐K497次列车从北京前往唐山。

  下午3时许,列车进入唐山市最西端的玉田县,从车窗向外望去,远处农田、山野全部被灰黄色的雾气笼罩。当地空气质量实时监测数据显示,该县空气污染指数达到313,级别为6,属于严重污染。

  下午4时,列车抵达唐山北站。唐山北站所在的丰润区空气质量同为6级严重污染程度,空气污染指数相比北京和唐山交界处的玉田县更加严重,实时监测数据显示,丰润区空气污染指数达347。

  因为雾霾的原因,出租车司机只得付高速费走高速公路,但通往迁安的高速公路的能见度也极低。“从上周开始,雾霾就一直消散不尽。周末的时候好了几天,今天就又有雾霾了。”出租车司机说。

  公开资料显示,迁安铁矿石资源储量达25亿吨,此外,石灰石储量达到4500万吨,白云石储量更是在10亿吨以上。

  但这些丰富的矿石资源,在给迁安带来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让当地承受了巨大的环保压力。8日晚间,中国青年报记者沿迁安市燕山中路采访了多位市民,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戴口罩。

  8日22时,迁安市空气污染指数突破了300,达到6级严重污染。而此时,整个唐山地区,都处在严重污染或重度污染之中。

  雾霾下的工厂和村庄

  12月9日上午,记者从迁安市区驱车前往迁安木厂口镇和沙河驿镇。这两个镇聚集了迁安7家钢厂。

  提到迁安钢铁企业,当地人会首先想到首钢,首钢搬迁激发迁安钢铁产业迅速扩张,成为一个以首钢为龙头、以地方钢铁企业为骨架的新的国家级钢铁基地。

  记者对木厂口镇和沙河驿镇的7家钢铁以及焦化企业进行了走访。据记者了解,当前迁安钢铁、焦化企业全部限产50%。

  位于木厂口镇的河北省首钢迁安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厂房内的几个烟囱在雾霾中排放出的白色烟雾清晰可见。迁安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大门口进进出出的货车络绎不绝。透过厂房外的围墙可见,厂区内的几座烟囱在排放白色烟雾。紧邻的迁安市九江线材有限责任公司也在生产。而据当地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从视觉上看,通俗来讲,如果烟囱排放的是白烟就意味着达标。”

  位于沙河驿镇的河北钢铁集团荣信钢铁有限公司、河北鑫达钢铁有限公司也在生产。还有一些企业因为今年钢铁价格的大幅下滑,已经停产。

  抑制扬尘也是防控雾霾的手段。然而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木厂口镇和沙河驿镇的道路上,发现个别路段还存在扬尘现象。

  某村地处运输车通勤频繁的卑杨路附近,路上只要大车经过就会扬起团团尘土,路旁的绿色植物上披着一层厚厚的灰,没有被扬起来的尘土上压着黑色的渣子。村庄里一位农妇指给记者看紧邻她家房屋的焦化厂,焦化厂地势高,从这里排出的工业废水,沿着土坡流过村民的房前。

  记者在附近村中走访发现,大多数人家的大门都上着锁,这些人已经搬到距离村里5分钟车程的社区楼房居住。尚且留在村中的村民——60多岁的李明华(化名)指着灰黄色的空气说:“我们这儿总这样”。

  据知情人士介绍,迁安6家重点管控的焦化企业有1家已经关停。“焦炭是580元一吨,原料是600元,企业是负债生产”。

  不仅是焦炭行业遇冷,钢铁厂的日子也不好过。松汀钢铁有限公司的工人李雷(化名)已经7个月没领到工资了。松汀钢铁有限公司11月14日宣布停产,8000余名员工全部“放假”,李雷选择离开迁安自谋出路。

  而木厂口镇村民洪宇(化名)还在等待去另一家钢铁厂上工的通知。小洪二十多岁,还没说上媳妇,也没工作。上午10点多钟,记者敲开他家房门时,小洪刚起床。

  屋内一个昏黄的电灯泡挂在房梁中间,南边是一排土炕,炕角放了一台油腻污黑的电脑,他平时就坐在布满斑渍的床单上,靠视频聊天打发时间。

  前不久他刚刚通过一家工厂的考试,“但得等他们裁掉老人才能让新人上班”。因为钢铁行业不景气,像这样能发得出工资的钢厂不得不用起薪低的新人,以压缩成本。

  洪宇的父亲也没有工作,为了节省家用,天天在离村不远的各条路上捡运输车颠簸掉下的焦炭块。常年累月,他捡回来的焦炭块在后院堆成了两座小山,“每一块都沾过手”。

  “因为雾霾,环保人员已进驻企业”

  “因为雾霾的原因,现在环保人员已经进驻到企业。”河北省迁安市某镇环保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唐山市政府网站公告显示,从12月8日20时起,全市由重污染天气黄色预警三级响应升级为橙色预警二级响应,“请各单位严格按照《唐山市重污染天气预警应急响应预案》的要求,立即落实应急响应措施,努力减少污染物排放”。

  12月9日17时,迁安市空气污染指数为380,属于严重污染级别。像这样的天气,迁安市环保部门采取“包企”的措施,环保部门会给每个企业派驻“责任人”,一般是两人一组。责任人主要负责监督企业生产排污是否达标,发现企业排污不达标,就立刻叫停生产。

  9日,这位工作人员收到上级指示,从12时开始进驻企业。他被指派为所属辖区一家国营钢铁厂的环保“责任人”,一年内主要负责监察这家钢铁厂。“年初的时候就定了,每个人都要包企业,纸厂、铁厂等都要有环保人员进驻”,他所负责的钢厂已经“减半生产”。这样驻厂安排从2014年开始经常开展,重点监察的是辖区内的钢厂。

  “包企”的时候,他吃住都在厂子里。“同时做记录,发现什么问题,环保部门和企业联动,不达标就停产。”他们进厂先观察烟囱排烟的颜色、闻气味,“从视觉上看,通俗来讲,如果烟囱排放的是白烟就意味着达标,但如果烟是白的,尾部是黑的也不行”。

  在他看来,他所监控的工厂的环境信息非常透明,和环保局很配合。“通过企业的在线监测,包括环保局也有信息中心监控室,企业生产、排污的相关数据都能看到。”

  “因为是国企,谁也担不起责任。国企基本不会有这个(偷排或者不达标),当地环保部门跟公安部门一起成立了安全环保大队,企业谁不改正,安环大队就能采取强制措施。”他说,当前钢厂企业的环保设施主要是脱硫和除尘设备。

  但木厂口镇村民告诉记者,在雾霾天或者是夜晚,企业更有可能偷排,“因为天黑,或者雾霾遮住了,不容易被发现”。

  对此,环保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在不“包企”的时候会开启“白加黑”和“5+2”模式,凌晨三四点和晚上七八点的时候突击检查,周末也不休息。

  迁安因为矿产和冶金行业发达,也被称为“铁迁安”。因此,钢铁厂、炼焦厂排放的废气被认为是雾霾的成因之一。但据他介绍,相比之前,迁安市目前的钢铁厂已经少了很多。

  环保所工作人员说:“迁安铁矿多,过去的时候一个乡镇就有几十家小钢铁厂,整个迁安有上千家。”

  但这些年钢铁市场不景气,小企业现在都停产了。一方面是环保限制,要求淘汰落后产能;一方面是市场原因,小企业自生自灭,钢铁产能过剩关了一大批。

  因此,资源型城市转型成了迁安的“大事”和“难事”,知情人士介绍,迁安正在转型,往旅游、轻工业、制造业等方面转,都不是以资源型为主。

  实际上,城市产业结构的多元化发展只是保护环境的一条腿,另一条腿是改变能源结构问题。

  “不只是唐山,河北的其他地区,冬季取暖和发电用燃煤很多,燃煤也是雾霾的成因之一。”一位家在唐山的河北省政协委员告诉记者,唐山、整个河北地区都应该改变能源结构,采取清洁能源,截断空气污染的根源。

  在迁安,国控和省控的重点污染源企业有31家。其中,钢铁企业有7家(一家停产),焦化企业有6家(一家关停)。

  据了解,当前迁安钢铁、焦化企业全部限产50%。12月10日,刚刚从乡镇“包企”回来的迁安环保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迁安市的应急预案,迁安环保局专门制定了应急响应预案,具有法律效力,今年9月进行了修订。

  依据预案,在遇到重大活动或天气严重污染时,会相应采取不同的预案。 这次雾霾期间, “迁安最开始是三级预案,到8号晚上是二级预案,限产50%” 。

  为了督导企业执行预案,当地环保局进驻到企业,“每个企业是一个乡镇干部,环保局两个人,轮班24小时,保证24小时督导检查环保设施是否运行到位”。

  企业也有自己的应急预案,督导工作包括监察企业是否实行自己的应急预案。“比如应急预案写着应该限产或停产1号炉,我们就去查1号炉是不是已经限产、停产。”这位工作人员解释。

  迁安市环保局在执行自己的应急响应预案时,也会考虑到企业的实际情况。例如,焦化企业如果焖炉72小时的话,有可能引发安全事故。玻璃厂只能限产30%,产量更低的话产生污染的可能更大。冬季取暖和电力行业不限产。三级预警的时候,水泥行业白天不准生产,晚上8时到第二天8时生产,二级预警后所有的水泥产业全部停产。

  “主要就是钢铁水泥玻璃焦化这些,像有机挥发性行业没有明文要求,但是我们现在都是要求他们限产50%。”这位工作人员说。

  迁安政府层面,为了协调各职能部门联动。在《大气污染防治法》出台以后新成立了迁安市政府大气办。这位工作人员说,当前,各级政府都把大气办设在环保部门。

  作为政府机构,大气办有权利协调全市的职能部门,包括交通、供电、公安等各个16个政府职能部门。“停工属于住建部门管,停课属于教育部门管,停车、限行是公安局管。”这位工作人员说,“工信局下停产指示,督导企业停产的是环保局”。    

  执行督导工作的同时,迁安市环保局也在关注污染源解析,想知道污染的构成比例。据知情人士透露,“迁安今年7月准备做污染源解析工作,跟河北一所大学洽谈过”,但后来搁置。       

  环保部门有关工作人员说,一线环保监察工作中,人员和监察执法证都比较紧缺。现在迁安市环保局的一线工作人员有80多人,其中有20多人有新版监察执法证,这20多人中,还有部分女性,“女同志需要带孩子,如果半夜有任务就不方便派她们去”。

  迁安环保监察人员的辖区遍布19个乡镇,可用的车辆有6台,车不够用的时候,他们开私家车或者打车去。

  “环保部门压力很大,不光是工作的压力,还有社会的责任,比工作压力还大。” 这位工作人员说。(本报记者 张茜 郝帅)

 

【编辑:曾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