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临沂:丈夫受伤女儿待哺 一个娘4个娃1个艰难的家
2015年12月08日 16:22 来源:大众网/鲁南商报
懂事的孩子擦掉妈妈辛酸的泪。
懂事的孩子擦掉妈妈辛酸的泪。
说起家里的现状,妈妈一脸愁容。
说起家里的现状,妈妈一脸愁容。

  2013年,高新区罗西街道办事处的蒋迎春,欣喜地迎来三胞胎女儿。但丈夫受伤,家里失去主要经济来源,让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艰难的境地。有人让她送出一个孩子,被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难是难,钱可以赚,债慢慢还,生活再难,生了她们,就要养她们。”蒋迎春说。

  “妈妈别哭,长大了我还债”

  不能干重活的丈夫,重病需要她照顾的母亲,嗷嗷待哺的女儿们,不时需要拆东墙补西墙的债务。

  三岁了,却从没穿过妈妈买的新衣服的三胞胎女儿,拿着学校发的景区门票,却从不拿出来的大女儿,又要烙煎饼又要看孩子一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的日子……

  所有的这些,都让一个刚刚年过三十的母亲,痛苦又略显无奈。生活很难,对于蒋迎春,似乎更难。

  “看看这个家,想想家里的情况,想想以后,我也烦,也哭。”蒋迎春说,“爱爱很懂事,每次她都说,妈妈你别哭,我长大了挣钱,把咱家的债都还上。”

  也曾有人建议蒋迎春将孩子“送人”,蒋迎春坚决不同意:“跟着我,可能真的比别家的孩子吃喝孬点,但既然生下来了,我就尽到做母亲该尽的责任,尽最大努力养育她们。”

  对于以后,蒋迎春说,希望孩子大一点,自己再去找份工作,多赚点钱,把债还了,让生活容易点。

  一边照看4个孩子,一边烙煎饼养家

  沿着俄黄路西行,就到了临沂市高新区罗西街道办事处满沟屯村。上午10点的村子看起来很安静,村里的主干道比一般村庄要宽阔些,绿色的垃圾筒整齐地排着路边,偶见老年村民坐在家门口看着来往的人。

  道路两侧是村民成排的房屋,坐落在二层小楼建筑中间的一处稍显简陋的平房格外显眼,门外的墙上,写着“手工煎饼”——这里就是蒋迎春的家。此刻,她正穿着破了洞的棉袄,一边烙着煎饼一边照看着女儿们,忙得不可开交。

  一进门,是两张诺大的煎饼鏊子,旁边是高高堆起的煎饼。穿过玄关是客厅,天花板“坏了”一个大洞。蒋迎春说,这是她故意割的一个口子。

  “用空调太费电了,可是不用,到了夏天,孩子们身上都是痱子。我们在屋顶垒了个池子灌上水,想着夏天孩子们能凉快一点。可能是太沉了,屋顶有裂缝,水都积攒到吊顶上,只好开个口子让水从这里漏出来。”蒋迎春说,前段时间下大雪,屋里也下起了小雨。

  客厅里除了一台“大屁股”的老式电视机和一台破旧的缝纫机,再也看不到什么家用电器。地上乱七八糟地散落着孩子们的旧玩具。一边要照看四个孩子一边还要烙煎饼,家里实在是没时间收拾。

  几年以前,这个家本来是另一种景象。

  三胞胎女儿,三重甜蜜和负担

  2004年,蒋迎春经人介绍与丈夫李大山相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次年,大女儿爱爱出生,为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增添了无限的喜悦。

  丈夫在做建筑工,蒋迎春也做些零活。两人工作养一个女儿,在蒋迎春眼里,让这个家虽算不上很富足但充满温暖。

  2013年年初,蒋迎春分娩二胎,没想到这一次是三胞胎。三胞胎女儿的降生为一家带来了喜悦的同时,也带来了三重的担忧。毕竟一下多了三个孩子,加上公婆无力帮忙,以后怎么养活这四个孩子,成了最大的烦心事。

  “孩子刚出生时身体不是很好,百天时,满满和典典出现了缺氧的症状,两人一起入院治疗。”蒋迎春告诉记者,为了给三胞胎中的老大满满和老三典典治病,把家里本来不多的积蓄花得所剩无几。

  屋漏偏逢连夜雨。丈夫李大山在一次工作中,腰部受伤,本应该稍作修养,可为了能给孩子多赚点钱,他一直硬撑着工作没有休息。加上之后工作辛劳,2013年12月份的一天,丈夫李大山在家中突然站不起来了。

  “早先就腰疼,但为了孩子他舍不得休息。那天早上发现他不扶着东西,几乎站不起来。”蒋迎春说,对于丈夫的腰伤,医生建议丈夫动手术,但他们最终还是放弃了,“一个是手术结果不可预知,主要是实在没钱,只能在家做用些偏方治疗,喝中药、贴膏药、针灸、推拿……花了两万多,身体是好点了,但现在只能干些轻便的活。”

  丈夫受伤,家里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女儿尚小,吃喝全需要照料。就这样,家里的生活状况每况愈下。

  一盒牛奶,难哭了三胞胎妈妈

  就在前几天,蒋迎春去幼儿园接放学的三个女儿。出校门时,学校门口有小孩子拿了一盒牛奶。女儿恩恩的眼睛一直盯着对方,怯怯地问蒋迎春:“妈妈,我想喝牛奶。”

  面对恩恩突然抛出的问题,蒋迎春有些不知所措:一盒牛奶要2块多钱,而三个女儿都买就要7块多钱。自己每周一早上2点多起床烙煎饼,一星期就烙一次,全卖掉算上成本也就50块钱。50块钱是一周的收入,如果一下买三盒牛奶就……

  蒋迎春狠了狠心,对恩恩说:“咱不喝。”年幼的恩恩也许看出了妈妈的难处,低下头没有再说话。回家的路上,蒋迎春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她心疼孩子,又怨自己“无能”。

  可想想家里十几万的债务,想想家里吃菜都要靠亲戚邻居接济,蒋迎春实在不舍得。“别说什么吃肉了,家里吃的菜,基本是邻居给点,亲戚给点,没有菜的时候,我们也就吃点咸菜就着煎饼。”蒋迎春指着茶几上放着一盘吃剩的白菜说,“有时候给孩子弄点鸡蛋吃,大人糊弄着差不多吃饱就行”。

  采访中,提起牛奶的事情,蒋迎春再一次哭了起来,小女儿典典忙着给妈妈擦眼泪。对于孩子们的小心愿,蒋迎春虽心疼,却无力。“大女儿爱爱以前喜欢跳舞,但现在也没钱让她学。”说起孩子蒋迎春很自责。

【编辑:程吉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