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山东60余名矿工患尘肺病 被逼签协议放弃补偿
2015年11月16日 11:31 来源:齐鲁晚报

  原标题:山东60余名矿工患尘肺病 被逼签协议放弃补偿

  受伤的肺 煤矿里60多名工人被诊断为尘肺

  “先是打眼,然后放炮,放完之后用风扇稍微一吹接着就进去干活,拿铲子把煤铲上传送带。”章丘李福煤矿的矿工袭普平说起了他每天的工作状态,“在那里面风扇吹也没什么用,里面飘的都是煤尘。”在这种连呼吸都很困难的地方,袭普平一干就是15年。

  在工作的前12年里,袭普平从来就没有采取过防护措施,“从矿井里出来,鼻子嘴里全都是黑的,连咳出来的痰都是黑的。”直到2012年,矿上才开始给矿工发防尘口罩,“三个月发一回,用了那东西能稍微好点,但鼻子嘴里还是黑。”

  2014年12月15日,李福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矿上停工了,袭普平的工作也暂停了,但这份工作却给他的后半生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2015年 2月,他和60多名工友一起到山东省职业病医院检查,最终被确定患上尘肺病,这是种在煤矿工人中十分普遍的疾病,他这时才知道了自己平时为啥老感觉喘气喘 不到底。“我是煤工尘肺一期,我们都上网查过了,这种病就等于绝症,治不好,我们自己也看不起。”

  同袭普平一样,常年的井下工作,让其他60多名矿工也全部被诊断为尘肺病。在后来的工伤鉴定中,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给他们认定了工伤,并且分别被济南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六级、七级伤残。

  “知道自己有这个病以后,我们家那口子在外面转悠了半宿才回家,”郭现冬对记者说起她的爱人王锡玉,43岁的王锡玉也被诊断为尘肺病,“我们家两个 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二年级,都靠他干活养着,听说他得了这个病以后不能干重活,我家老大还跟我说:‘妈,俺爸以后也不能干重活了,要不我不上学了 吧。’”

  不平等协议 工伤保险补偿成企业筹码

  如果说在这60多名矿工的不幸里面还有一丝幸运,就是他们都曾缴纳过工伤保险,虽说缴纳时间不长,但依据工伤保险条例他们能获得部分补偿。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六级伤残的,可以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标准为16个月的本人工资; 还可以保留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由用人单位安排适当工作。难以安排工作的,由用人单位按月发给伤残津贴,标准为本人工资的60%,并由用人单位按照规定 为其缴纳应缴纳的各项社会保险费。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被鉴定为七级伤残的工人,可以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按伤残等级领取13个月的本人工资的一次性 伤残补助金。同时,六级、七级伤残的职工,在同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时候,都可以领取到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并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 伤残就业补助金。

  这些条例上写得清清楚楚的补偿,要起来却没那么容易。“现在矿上干不成了,我就想把应该拿到的补偿拿回来,先去把病治治。”李师义被鉴定为七级伤 残,如果要同单位解除劳动合同,他可以拿到由工伤保险支付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由李福煤矿支付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由工伤保险支付的这两部分补偿,却成了煤矿的筹码。在同企业解除劳动合同的时候,李福煤矿给了李师义和工友们一份职业病赔偿协议书,协议中规定,乙方(也就是矿工)现缴纳社保的,由甲方给予办理社保赔偿金,赔偿金额全部付给乙方,企业不再支付任何费用。

  “这就是说,我们只能拿到工伤保险给的补偿金,矿上不给补偿那个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了。矿上跟我们说,如果不签这个协议,连工伤保险补偿的钱也拿不到。”李师义告诉记者。

  9日,记者同矿工们一起来到章丘市人社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李福煤矿矿工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都已经到人社局了,发放的 话需要煤矿上报材料。一次性伤残补助金虽然不需要解除劳动合同,但也需要矿上报材料。“你们现在矿上的工伤保险已经都停了,所以这两部分钱是一起支付,报 上材料以后你们跟企业签个协议,需要单位同意才可以把钱支给个人。”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