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东北华北均有十余城重度污染 东北污染减轻后又加重
2015年11月13日 08:11 来源:中新网

  新京报讯 (记者金煜)目前,东北和华北都出现了广泛的重污染。截至昨日上午,东北、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重污染城市数量分别达到了12和13个。至昨晚,包括北京在内的东北和华北城市密集出现重度污染。

  空气重污染地区依然集中在东北华北

  东北三省的重污染情况在11日减轻后昨日又开始加重。其36个地级以上城市中,11日只有5个出现重度污染,比前一天减少了4个,但至昨日上午10时,东北三省的重污染城市数量又增至12个。华北地区在持续一周的空气污染后,程度继续加重。11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53个地级以上城市中,有10个出现了重度污染,比前一天增加了6个。截至昨日上午,京津冀大区域内重度污染的城市共有13个,比前一天又增加3个。

  北京前日的空气质量为轻度污染,昨日截至上午为中度污染,至20时变为重度污染。

  环保部方面表示,今日东北大部分城市依然以中到重度污染为主,14日至15日大部分城市转为轻到中度污染。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今日和明日部分城市还会有重污染,北京、天津、石家庄、唐山、廊坊和衡水出现重度污染的可能性较大。这次污染过程将持续一段时间,即使到17日,京津冀区域的南部依然还会有轻到中度污染。环保部已要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地方政府最大程度地减轻空气重污染过程的影响。

  环保部督察东北污染,20企业被点名

  环保部昨日通报东北地区重污染天气督察情况,称督察发现国电沈阳热电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未按要求落实应急预案措施,鞍山供热总公司梨花峪热源厂等15家企业存在大气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善、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等问题;抚顺市中伟国际建筑工地和兴隆大奥莱建筑工地2处施工工地未按要求采取停工措施。

  ■ 现场

  北京 寒衣节“遇上”重污染天

  昨日是农历十月初一,民间传统祭祀日之一“寒衣节”,民俗有“十月一送寒衣”之说。昨晚,新京报记者走访市内多条主干道发现,路边有不少市民沿街烧纸钱,悼念逝者,事后在路面留下灰烬。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今晨零时消息,北京市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为247,空气质量状况为重度污染。

  新京报记者昨晚走访广渠门、光明桥、潘家园等地发现,不少十字路口的四角布满了黑圈,有的是烧纸钱留下的灰烬。在潘家园路与潘家园东路十字路口,记者看到四处拐角均有烧纸遗留下来的灰烬,在每摊灰烬周围都画着一个不封闭的圈,燃烧地点从马路主路一直延伸到路旁的人行道上。记者粗略数了下,四处拐角有近30处烧纸灰烬。

  在潘家园东路上,记者看到现场火焰升腾,距离十几米处便能闻到烟味,烧的东西有冥币、纸钱以及纸制衣物,“天气冷了,怕他们没衣服穿会冷。”烧纸的市民说,地点选在十字路口,有四通八达的意思。烧纸的位置还会画一个有开口的圈,不能封闭。

  在网上,马路边烧纸祭奠先人的行为也引起了不少北京市民的热议。有网友认为,作为与清明节、中元节齐名的民间传统祭祀节日,现在知道烧纸规矩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没有了这种节日,人们会用什么方式来寄送对先人的哀思呢?”但也有网友称,虽然是寒衣节,可是在空气污染严重的情况下,还是应该适度控制。

  民俗学专家高巍此前接受采访时称,“寒衣节”的实质是表达对祖先的怀念和感恩,“烧纸钱”是中国人表达感恩的重要方式。但鉴于环境污染问题,可加以引导,慢慢改变,“移风易俗不宜靠强硬取缔实现”。 新京报记者 林斐然 赵吉翔 实习生 米惠惠 王丹

  ■ 焦点

  沈阳 媒体曝雾霾爆表 官方称“是湿度大”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沈阳雾霾爆表。此后,沈阳市环保局官方微博予以否认,称只是轻度污染,能见度低是湿度大造成的。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引发争议的是昨日早上9时至10时间沈阳环保官微发出的几条微博,其针对的是沈阳昨日上午的空气质量。据其数据,12日8时,沈阳环境空气质量是轻度污染,AQI指数(空气质量指数)为130。因此,该官微称,能见度低是因为湿度大造成的,其还发了雾与霾区别的科普帖。

  根据该官微此后发布的信息,沈阳昨日上午普遍处于轻度—中度污染,不过到了下午5时之后,其空气质量指数又开始增至200之上,变成了重度污染,部分地区出现严重污染。

  据了解,“重度以上污染”包括“重度污染”和“严重污染”,对应的空气质量指数分别是201-300和大于300,AQI上限为500。 新京报记者 金煜

  ■ 释疑

  取暖后污染物增8至10倍

  东北霾和华北霾的起因很像。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解释,在京津冀,每年到了冬季燃煤量增加一倍,大气中的二氧化硫却往往增加7至8倍。东北也是类似的情况,东北冬季二氧化硫等指标性污染物比夏季增加十倍左右。

  华北雾霾不会和东北雾霾连成片

  王跃思表示,东北重污染的来源机制和华北是一样的,一方面是大气容量大大缩小,另一方面是污染来源增加了两个源。

  气象方面,大气垂直方向的大气混合层高度从夏季的两三千米下降到1000米以下,重霾污染发生时甚至只有二三百米,这就意味着污染物在近地面被压缩了10倍,局地污染源的排放更是无法得到扩散;另一方面,初冬时节,大面积寒潮尚未来临,强劲的西北风也没有到来,特别是这个时节往往空气湿度较大,因此水平方向也很难把污染物扩散出去,两者结合后,极其严重的雾霾就在所难免了。

  “大量烧秸秆取暖也并不少见,在各种燃料燃烧增加又没有脱污措施的情况下,污染物排放自然就增加了很多。”他说。

  王跃思称,华北的雾霾一般不会和东北的雾霾连成片,因为东北和华北处在不同的气候带,之间还隔着高山。但近年来的观测现象表明,华北和华东的长三角地区甚至和华中地区的重霾污染容易连成片。“近些年,由于受全球气候变化影响,我国北方西北风大量减少,而今年又是个暖冬,寒潮光顾不会很多,这也不有利于冬季污染物的扩散。”他说。

  是否下调预警级别需研究讨论

  北京和京津冀地区的污染已经持续一周,王跃思称,重污染一般持续两三天,这次是很长的时间了。虽然持续时间长,但如果没有持续出现重污染,而仅仅是中度和重度污染交替的话,还不会达到相应的重污染预警级别。

  王跃思表示,虽然现在是中度和重度污染交替,但从发达国家的标准来看,这也已经是非常严重的污染了。如果要修改预警标准,把这种中度和重度交替的情况也考虑进去,那采取重污染应急的频率会很高,是否要修改标准和下调预警级别,这需要主管的业务部门和国家相关部门根据实际研究结果认真讨论。

责任编辑:曾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