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水浒故地探访:“水浒之乡”的粗犷食俗
2015年11月09日 14:43 来源:中新网-华文报摘

  鲁西南(即山东省西南部)地处黄河下游,因曾是《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揭竿起义的地方,故又称“水浒之乡”。这里历史文化悠久,自然条件较差,生存环境艰辛,与之相应的民风民俗也更加粗犷、豪放。这从百姓的日常饮食中,也能得到充分体现。

  端着饭碗“赶饭场”

  在鲁西南的一些农村,有一种独特的吃饭风俗。每到吃饭时,男人们便端着饭碗走出家门,聚拢在一起边吃边聊,俗称“赶饭场”。

  “赶饭场”的场地比较随意。有的就在大门前,屋檐下,三五一伙,说说笑笑;有的在街上或场院里的传统“饭场”(也叫“饭市”),多人相聚,热热闹闹。到“饭场”吃饭的,多数是成年男子(老人、小孩和妇女都在家中吃饭),他们在一起谈天气,拉家常,说农事,话今古……上至国家大事,下至村内新闻,无所不谈。年纪大的,爱回忆过去,常发思古之幽情;年纪轻的,则愿憧憬未来,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一些读过点古书的,则喜欢搬弄《三国》《水浒》里的故事,即使出现“关公战秦琼”之类的笑话,也没人指责他们“学术造假”。于是,“饭场”便成了新闻来源之地,知识传播课堂,也成了人们交流生产经验、和谐邻里关系、处理家庭纠纷的地方。人们习惯上认为,不到“饭场”吃饭的人,是家中日子过得不好,没有脸面和乡亲们相聚。

  “饭场”是学习的课堂,也是表演的舞台。乡里人的一些传统美德,常能在这里显现。当男人到离家较远的“饭场”吃饭时,常常刚吃完一碗饭,自己的女人便会出现在身后,不声不响地把新盛好的饭碗递上来,再把空碗接过去,然后悄悄离开,不说一句话,温情却尽在其中。有那放不下架子的男人,刚吃完一碗饭,便端着空碗,向着自己的家门高嗓长腔地喊道:“孩他娘噢—”那边应一声:“哎——”这边吩咐:“添饭喽——”妻子就急匆匆地跑过来,取了空碗,回家盛满了饭,再送过来。两人的配合是那样默契,举手投足,都包含着浓浓的亲情。

  “赶饭场”的习俗,在鲁西南各县都有,只是在一些细节上各有不同特色。如东明县的男人“赶饭场”,左手食指与拇指卡着一个大碗(俗称“圪篓”),无名指与小指夹一碟咸菜;右手三指执筷,二指拿馍用餐。这是从小练就的本领,人人都能操作自如。谁若带来新鲜菜肴,必放在地上,大家共同品尝。那菜肴虽然简单,但在一块吃起来却是其乐无穷……

  豪饮之风今犹存

  读过古典小说《水浒》的人,无不为梁山好汉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饮之风所折服。如今,时光虽已过去了九百多年,但在鲁西南一带,这种豪饮之风依然存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有菜无酒不留客,有酒无菜是好席。”可见当地人对酒是何等看重。

  鲁西南的豪饮之风,常见的有如下三种:

  一曰“喝亮盅”。饮宴时,全席只备一个盅子——那其实是一个可盛二多酒的酒碗。在席桌的中央扣过一个大碗,将那唯一的酒盅放在大碗的底上,高高亮出来,十分显眼。宴席开始时,主人将“亮盅”内斟满酒,右手执盅,左手托着盅底(俗称端酒),敬在客人面前。客人接过来一饮而尽,主人便特别高兴。客人饮过,空盅放回桌子中央,所有陪客的人都不必再劝,依次自取酒盅,满斟而饮。大家都喝过,主人再为客人端第二盅。如此循环,客人喝得越多越好。不然,也要连饮三杯,名为“桃园三结义”。

  二曰“推磨”。先备下一只足可盛一二斤酒的大碗,选烈性白酒将碗倒满,放在首席客人面前。首席客人不推不让,伏身牛饮。喝过一大口,再推碗给下一位。下一位一样地伏身饮过,依次向后推。这样周而复始,一轮一轮地喝下去,不许有半点作假。谁若弄虚作假少喝了酒,则会被人瞧不起,从此名誉扫地。更有甚者,喝到极兴奋时,领头的人起身将鱼汤倒入酒中。这是一个尽醉的信号,有谁清醒着离席,他就算不够交情。近年这种风气有所改变,一般不再用大碗“推磨”,也不要求尽醉。但在有些场合,还是要先取一只碗来作一圈“推磨”的样子,表示过了“遵古风”之后,再换杯按新风气饮酒。

  三曰“敬三杯”。梁山的英雄好汉,处处讲一个“义”字。在水泊梁山旧地饮酒,也忘不了“桃园三结义”这个典故,“义”字当先。请客人喝酒,一敬就是三杯,少喝一杯就是不够朋友,不讲“义气”。

  婚宴饮酒,时间很长,常常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宴席排开,各个桌上的客人互敬对饮之外,有三次敬酒一般是推辞不掉的。第一轮向各席客人敬酒的是新郎的兄弟。来敬酒的人必有一个人陪着,这相陪的人肩上搭着一条洁白的毛巾,一手抡着一瓶白酒,一手拿着一个可盛二酒的酒杯。到了席间,作陪的人用毛巾揩过杯子,斟满了酒,递给主人,由主人端向客人,每位客人都连饮三杯。第一轮过后,各个桌上继续饮酒。过些时,第二轮,新郎本人前来敬酒,照样是每人三杯。又过些时,新郎的父亲第三轮来敬酒,仍然是每人三杯。按当地风俗,确实酒量小的,前二轮还可以推辞不喝。但是第三轮,新郎父亲的敬酒是非喝不可的。到最后,三轮都痛快喝完的客人,最使主人高兴。

  酒宴中的菜肴,最受重视的是黄河鲤鱼,做法多为大炖与清蒸。上鱼菜时,极重规矩,鱼头必定朝东,俗称“鱼头朝东归大海”。主客是文人,要把鱼肚对着他,称他“满腹文章”;主客是军人,则要把鱼脊对着他,夸他是“栋梁之材”,总名为“文腹武背”。在正式场合,放错了鱼的位置是失礼的。

  对于鲁西南民间的这种豪饮之风,许多旅游者都深有感受。香港诗人孙重贵先生曾亲到山东梁山旅游考察,他在《山东省自助游》一书中曾这样写道:“梁山人秉承其‘梁山好汉’的豪爽气概,待人热情实在,现时依然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遗风。笔者便是在盛情难却之下一醉方休,结果差点误了旅游考察的大事。读者若无海量,当有心理准备,适可而止。”

  (摘编自香港《文汇报》 文/戴永夏)

【编辑:沙见龙】